阅读记录

《海边埋葬着谁》

64. 新世界

《海边埋葬着谁》小说免费阅读 171shu.cc

看到黄云希被电倒时,孟知雨吓了一跳。

她双手不由自主地握紧,惊恐地看着简岚向她走来。

但简岚只是对她安抚一笑,走到她面前,将电击器放到她手中,解释道:“知雨,他们没事,只是暂时不能动。能不能请你在这里看着他们,如果有谁起来就给他补上一下。我希望他们不要进入下一层,也不要自相残杀。”

孟知雨得知简岚并无恶意,慢慢放松下来,她对简岚有着一如既往的信任,坚定道:“岚姐,交给我吧!”

简岚点头,看向凌祈,无需多言,两人一起走向下一层,迎接最后的真相。

这是一片纯白的世界。

台阶之下即是路,可眼睛分别不出方位。

沈聿站在不远处等待他们。

她先望向凌祈,确认着她的目光,随后露出欣慰的笑容,继而才看向简岚。

“你能走到这一步,很不容易。我会告诉你我知道的一切。我的故事?其实这无关紧要,不过你既然想知道,我会告诉你。”

*

她曾是一名护士,负责给新生儿注射脑机。

而她自己在出生时,没有获得脑机的资格。

接触“文明世界”的人们时,她受到严密监控,决不能将“现实世界”的样子透露给他们。

大多数人要在无知中奋斗,才能有平凡而快乐的一生。

三十岁的那一年,年轻的单身妇人有早产征兆,早早住进了病房,她照顾了她很久。

妇人是镇上的知识分子,是凭借自己的能力便得以窥见世界的人,她似乎知道她的处境。

妇人喜欢她的细心和温柔,管她叫“姐姐”,很依赖她。

分娩那日,妇人大出血。

“我不想死!”妇人拉着她的手腕,泪如涌泉,“我的人生才刚开始,还有许多的事情没来得及体验过,许多牵挂没有结果。我的研究,还有我的孩子。姐姐,请你替我完成遗愿,求你!”

她不甚明白,只缓缓点头。

那时她还不知道妇人已经替她铺好了路。

妇人去世的当天,SY集团亦或是远海大学的人找到她,替她做了手术。

从此之后,她就是沈聿。

她尽力照顾着沈远帆,但研究员的身份远比母亲更吸引她。越是深入其中加以了解,越明白曾经的沈聿为了研究付出了多少心血。

那个课题,即是研究芷海镇的秘密。

另一边,沈远帆是个听话的孩子,有点呆呆笨笨的,但从不惹麻烦,稚嫩且善良。

沈家的冰箱里永远有最新鲜的食材,衣柜里总是挂着各大品牌的最新款,沈远帆的玩具也都来自外国进口。

沈聿尽一切能力给沈远帆最好的物质条件,从不对他发脾气。

可她丝毫不明白儿童心理,毕竟在她的成长经历中全无心理健康这一项。她看不到沈远帆的情感需求,不明白他的呆呆笨笨是缺少交流,感受不到小小的他蹲在路边指着一小花、笑得露出两颗小牙的开心。

直到沈远帆8岁,他摔了一跤,摔坏了一条腿。

他依旧不哭不闹,眼神却完全变了。

沈聿不够了解沈远帆,过了一段时间才想通,不是孩子大了,是孩子变了。

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上学后就成为天才的孩子。

幼年沈远帆的点点滴滴无数次出现在她的脑海中,有记忆以来第一次流出眼泪,朦胧感觉到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爱。

她辜负了那个孩子,辜负了曾经的沈聿。

她无心揭穿现在的沈远帆,他必定也经历过绝望的黑夜。她也不敢揭穿他所犯下的罪恶,这会证明她的失败,而她无法面对自己背负的愧疚。

既然连世界都是虚假的,骗一骗自己又有什么大不了。

“我的无视纵容了他。”沈聿说,“我以为他还是一个孩子。没想到他做下了这么多罪恶。是该结束了,早该结束了。”

“脑机,到底是一项什么技术?”简岚问。

沈聿解释道:“我只知道脑机可以联网,可以让所有人的五感同步,不会出现世界改变后,每个人看到同一样东西,结果呈现出不同模样的穿帮闹剧。它确保我们活在‘同一个世界’。但这项技术如何而来,又何时被大规模普及,我不得而知。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这是外星人或者更高维度的人才能做到的事情。而你我,终究只是普通人。”

“可我这个普通人厌倦了脑机的规则。这个世界美丽吗?能享受这份‘美丽’的人又有多少?”

沈聿叹气:“是啊。我很高兴你年纪不大,却已经感受到了规则中的虚伪。”

“所以,我们不是在休眠舱里,而是在真的芷海镇上?”

“没错。芷海镇只是在人们的视野和感知中消失了,而不是真正湮灭。时溯的创始人之一的谢思明来自芷海镇,他失踪后另一位创始人一直在寻找好友的踪迹,像你一样研究芷海镇的一切。时溯发现了脑机的蛛丝马迹,但他们不明白真正的原理,只是利用脑机的部分功能,和神经信号共振,开发出了高度还原的虚拟空间。这次为了让调查员们能更好的与脑机信号共振,你们进入休眠舱后,时溯的工作人员将你们运送到了鱼尾山朝向大海的那一面的悬崖之下。”

简岚在脑中构建一下空间,“现在我们能看到的芷海镇只有鱼尾山下十米左右的砂砾滩,我们在沙砾滩上?”

“不,你们在鱼尾山的半山腰。”

简岚了然,又问:“这座灯塔呢?”

“我设计出来的幻觉罢了。”

“那么,芷海镇的人呢?”简岚控制住波动的内心,问道。

沈聿说:“你们眼中的湮灭发生于我存在之后,不过你们也猜到了,我连接到了上层网络。仅凭有限的权限,我只能告诉你,他们应该还活着,只是被转移了。脑机可能会赋予他们全新的人生,也或许他们就生活在距离这里不远的其他城镇,只是我们不再认得他们。”

“为什么是芷海镇?如果打算欺骗我们,为什么不永远让我们沉浸在美梦之中?”压抑不住的质问出现在简岚的语气中。

沈聿笑了:“这你要问他了。”她看向凌祈,“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我为什么安排灯塔、安排问题,又要你们一步步解决问题。”

凌祈终于开口了,“你想唤起我的记忆。”

“是啊,我和简岚一样,也想知道为什么是芷海镇,你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你的职责到底是什么?”

简岚的目光带着炽热的期盼也向他看了过来。

凌祈耐心地讲解道:“人类永远无法完全信任脑机。在‘现实世界’有很多善于做推演的少年,大家就会被分派到不同地区,观测自己区域的脑机模拟状况,确保世界稳定运行。一旦出现问题,立刻着手解决,解决不了就上报。

“这份工作最多维持十年,因为一旦对观测的地区产生感情,就会影响判断。而且人随着长大,经历多了,会更有同理心,变得优柔寡断。比如我的上一任,发现了芷海镇存在问题,用尽一切手段来调整,限制工业、稳定人口、放大美化程度,甚至和当地企业达成了一定的合作。问题没有解决,也没有被上报,这些方法反而激发了人性的贪婪。

“我接手时,芷海镇表面上如世外桃源,实际上千疮百孔。”凌祈叹息,“我尝试了很多年,可脑机对这片区域控制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问题,甚至成年人靠近海边时也闻到了刺鼻的气味。我没有其他办法。”

他看着简岚,第一次向她解释。

“但是你也没有上报!区域的消失不该是这样突兀的,你给世界留下了巨大隐患。”沈聿斥责道。

“沈教授,你害怕回到‘现实’吗?”凌祈反问道。

沈聿一愣。

“如果你早能正视沈远帆的变化,或许那十几个孩子还活着。他们的结局可不是随着芷海镇湮灭,而是真正的死亡。”凌祈毫不客气道。

沈聿脸色发白,“你说得是。所以我才希望你能记起过往。听说观察员在完成任务后也会被植入脑机,忘却真相,融入普通人的生活。你是我能找到的,唯一钥匙。

“我曾希望掌握脑机的‘能量’后,制造出原本的沈远帆。但是我几乎想不起他的样子,也模拟不出来他长大后会变成什么样……算了,了解了芷海镇的真相,我也算完成她的遗愿了。”

沈聿苦笑:“我已经没有立场再做什么了。这里交给你们吧。我会尽量帮你们拖延时间,但记住,不要超过15分钟。”

“等等!”简岚叫住她,“海底祭坛的壁画呢?古人为什么能预知这一切?”

“傻孩子,整个世界都是被虚假覆盖,壁画为什么不能呢?孔捷是个了不起的年轻人,她画下了所知的真相,但脑机‘美化’了她留下的信息,让探寻真相的人视而不见。还有她的朋友,他是第一个‘离开’小镇的人。”

她说完,消散成点点光片融入这个纯白世界。

现实世界里应该还有一个沈聿,现在不知变成了谁,有没有在看直播,会不会被唤醒部分记忆,但刚才眼前的沈聿是彻底的数据,更能影响这个世界。

现在,这里只剩他们两人了。

简岚心中已无疑问。

但凌祈心底翻腾着压抑了太久的疑虑,“你一直知道芷海镇的湮灭与我有关,会觉得是我杀了他们吗?”

简岚沉默片刻,“我曾经这样认为。”

凌祈苦笑:“所以你一见面就想杀了我。”

“是,但即使在那时我也有想过,也许有其他可能,你没有真正伤害他们。”

凌祈低垂眼眸,简岚这样理解他,他更无法站在自己的立场劝她,不舍地问:“你要做决定了吗?”

“我在开始直播前已经做出决定了。”简岚说,“那时我虽然不知道脑机、不知道芷海镇具体的运作方式,但是我看到过你如神祇走入海中,之后芷海镇就消失了。这说明我们被控制的,那么我有可能要找到他们。而现在,我希望你能要带所有人去‘现实世界’。”

凌祈闭了闭眼,仍想劝说她:“你知道,芷海镇的问题出在哪里吗?”

“沈聿那个关于周明娜和周明婵的问题,当时我以为是系统自洽,现在看来周明婵其实是周明娜幻想出来的人格,在脑机出现故障的情况下,具象化出来了对吧。还有,为什么同时有两个简佑丹,以及我明明已经死在了五岁,为什么还能站在这里。这些都是脑机的问题。

“执念越深,能量越强。我缺少简佑丹的关爱,所以具象出了一直生活在芷海镇的简佑丹。而你,具象出了我。芷海镇的脑机又影响了我的记忆。”简岚握住他的手。

“你为了让下一任观察员无法发现我的存在,擅自做出启动了湮灭程序来解决芷海镇的问题,所以自幼就被选中的你忘记了一切,成年后泯然众人矣。这是他们对你的惩罚吗?”

凌祈从未在意过惩罚,但他恨自己这些年在察觉到世界的裂痕时没有深究,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回忆起生命中重要的人。

“幼年的我具象出了一个像你的玩伴。时间是在你遇害之前。但我不知道跟随简佑丹离开的你,和遇害的你,哪一个是真正的你。如果解开脑机的控制,你可能会……再次死去。”凌祈低声说。

明明他才是有能力完成改变的人,但他如此无力,因为他知道简岚会说——

“请你满足我的决定。”简岚说。

“这些年我独自存活,过得很艰难。脑机的初衷或许是好的,但沈聿可能说得对,它像是外星科技,不了解人类的贪婪与怯懦。同类相残,剥削倾轧,贪得无厌,乌烟瘴气。自然环境越来越差,而人类不知悔改,在傲慢与虚荣的路上越走越远。我不想被困在钢筋水泥的鸽子笼里,被数据和各项指标控制,眼看着周遭不断畸变。我觉得很痛苦!”

凌祈轻轻摩挲着她的手臂,“我知道,我知道。”

简岚眼中充盈着泪水,忽然露出了笑容,“不过,在最后决定之前,我想看一看大家的想法。沈聿,你能办到吗?”

简岚话音刚落,目不暇接的文字呼地一下,瞬间出现在他们周围的半空中,一条条弹幕和评论呈圆形环绕着他们。

[“他们能看到吗?”]

[“岚神,我是你忠实粉丝!底层普通人太共情了,我也受够了这些光怪陆离的虚假”]

[“我是老NGO动保人了,心情复杂,怪不得我们努力都只能看着环境越来越差,原来我们做的只是皮毛……世界到底变成什么样了?”]

[“自私自利!自己的美梦醒了,就要叫醒所有人,你不睡我们也不能睡是吧?滚”]

[“假的吧,时溯这次要搞个大新闻是不是”]

[“难怪现在很多病都年轻化了,不是年轻人脆弱,是环境出了问题。你们去看看,医院里到处都是人啊”]

[“凭什么你替我们所有人做主,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啊啊啊啊啊这是要世界末日了吗”]

[“啥也不说了,正在回家的路上,这次事情不寻常,我要和家人一起度过”]

[“小时候幻想过‘人生最后一天要怎么过’这种问题,现在是不是到了实践的时候了”]

[“救命怎么就世界末日了”]

[“其实我能理解了,但这一步迈得太大了,不能先坐下来商量商量吗”]

[“有没有人管管了?@电力局,断电,快断电,阻止这个疯子!”]

[“袁海涛:如果直面现实我的妹妹能得到更准确的治疗吗?我的老板还会那么嚣张吗?”]

[“双青:这几天我一直被骂,作为比较关注简岚的主播,我分析她被骂偏心,分析别人被骂就会避嫌,最让我寒心的是之前曾经支持我的观众转脸就开始骂我,好像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工智能。快节奏、混乱、随意的情感,我有点失去世界的实感了。目前还没有主播明确表态吧,那我来当第一个,我支持简岚,让我们睁眼看看‘现实世界’吧”]

[“大家不要激动,世界是没有实质性变化的,只不过是‘现原形’啦”]

[“可以理解为我们即将面对的是卸妆后的地球吗?”]

[“同意简岚!反正找不到工作天快塌了,找到工作天就塌了,左右都不是人,还不如让我们当一回人吧!”]

[“+1毁灭吧”]

[“我也同意,但我觉得我们是会变得更好”]

[“这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171shu.cc】

【退出畅读,阅读完整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