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娇姝难藏》

76. 彩纸风车

《娇姝难藏》小说免费阅读 171shu.cc

梅映雪和柳溪亭走出去一段距离。

柳溪亭看她一眼,调侃笑道:“高楷好歹是一介指挥使,身上有六品的寄禄官阶,论起资历在我之上。我回敬他倒也罢了,你怎么也敢指桑骂槐呢?”

“这不是你带的头么?”梅映雪嘀咕着,按捺不住好奇,“你们两个有什么怨?说话夹枪带棒的,他方才想打你呢!”

“他打不过我。”柳溪亭看着街上的景色,淡然一笑,脸上露出倨傲不屑,“我们比过武,三局两胜,我连胜两局。”

梅映雪立刻指出,“那你还输了一局呢!”

他闻言像看个傻子,在她脑门上轻弹一下,“笨!我都连胜两局了,第三局哪还用比?”

身后跟着的杨嬷嬷捂嘴低笑,梅映雪揉着被弹到,但并不疼的脑门,自知丢脸,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柳溪亭并没有借机笑她,而是回到方才的话题上,提醒道:“高楷这人记仇,以后我不在你身边,路上遇到别搭理他。”

“他比你还记仇?”梅映雪问完后知知觉地发现这话很得罪他,后悔地看他一眼,幸好他没有生气,立刻转了话风又问,“你们两个怎么结的仇?”

“一些琐事,具体记不得了,总之谁也不服谁。”柳溪亭说道,“我记仇,就事论事,恩怨分明,和他不一样!”

“他现在位置的上一任指挥使,对他有知遇之恩,几番提携,后来因为他办事不利,说了他两句。”

“他为了报复,揭发对方和盐铁司的计相私相授受,对方被革职下狱,最后死在发配的路上。他也如愿替补了指挥使的空缺,一直坐到现在。”

梅映雪听着心惊,低声点评道:“这个人太恶毒了!恩人尚且如此,若是仇人,又当如何?”

她水盈盈的眼眸里满是担忧,分明是担心他的安危,柳溪亭心里升起一阵暖意,握着她的手紧了紧。

他安慰道:“你不用担心,我身上有官阶在,而且我拿的东西,都是经官家的手赏下来的,我不贪心,他就动不了我。”

梅映雪记的,他说他收的东西会禀明官家,再由官家赏下来,当时还觉得他行径与众不同。

此刻才明白他的举动有更深的用意,皇城司里的察子遍布天下,隐瞒只能是一时,终究会被人发现。而且高楷也是指挥使,与他有仇,抓住把柄一定会痛下杀手。

所以他宁可不要,或者少拿,至少东西都过了明路,不留隐患。嗯,果真是老谋深算。

梅映雪佩服地点点头,“他确实算不过你,他连吵架都不能赢你呢。”

柳溪亭自负地笑道:“一般人都吵不赢我。”他往路边看了一眼,忽然说道,“在这里等我回来。”

梅映雪不知他要做什么,看到他走向路边的货郎,不多时,货郎从架子上取下一只彩纸做的三轮小风车⑴交给他。

风吹过,迎风齐转,留下一圈圈彩色的影子。

柳溪亭个头高大,面容因为常年冷脸而显严肃,这种孩子才会玩的小风车被他举在手中,异常出格。

街上的行人留意到这一幕,多张望了两眼,露出调侃的笑。

梅映雪左右看看,替他感到尴尬,脚趾在足衣中蜷缩着。

他旁若无人举着风车回来,递到她眼前,梅映雪愕然,“给我?”

“拿好了,不要再掉进池塘里。”他唇边噙着一抹轻笑,“就算掉了,也不许哭,虽然丈人不能买给你了,但是我可以买给你。”

梅映雪倏然想到,自己方才闲聊时跟他说过,爹爹给她买风车的事——只是顺口提及,没想到他会记在心里,还给她买了风车。

梅映雪握着那只风车,风吹过,小小的风轮呼呼地转起来,轻盈又欢快,让她想到了童年的时光。

她既喜欢,又觉得难为情。

喜欢是因为,当孩子的时候还没有当够,就被旁人当作大人来对待了。

难为情则是因为她毕竟已成年,还嫁了人,她看着风车有些移不开眼,“我都是大人了,拿着风车成什么样子?一路走回去,不知道要被多少人笑。”

“谁敢笑你?”他霸道的问,大有谁敢笑,就打他一顿的气势。

风过后,风车渐渐停止,柳溪亭抬手在一只风车上轻轻拨了下,小风车立时又呼呼转起来。

“明天宴客有小孩子,你就当是帮小孩子拿回去,还会觉得不好意思么?”

他可真会安慰人,梅映雪笑着嗔他一眼,“你不是说有好多小孩子,只有一只风车,岂不是又要争抢打闹?”

柳溪亭握住她另一只手,继续往前走,轻声笑道:“说的也对,为了不让他们打起来,还是娘子自己留着,插在梳妆台上吧。”

梅映雪把风车举得高高的,半空里的风又一次吹过,小风车三个轮子呼呼地飞快旋转,让人的心情也跟着欢快起来。

目光掠过柳溪亭的侧脸,骨肉匀停,线条冷硬,简直就是“冷面无情”四个字的化身。

别人都说他恶名昭著,是个冷面煞神,然而他偶尔也会露出一点,别人不知道的温柔,是给她的。

被他握住的手掌感受到他掌心的温度,一直都是灼人的,有看不见的异样酥麻沿着手臂一点点侵占上来,闹得她心口不安稳。

柳溪亭似乎察觉了她的异样,“怎么了?不舒服?”

她不好意思看他,摇了摇头,“有些累,我们快去买东西吧,买完就能回家了。”

*

柳溪亭只跟着买了些瓜果,回门的礼单是梅映雪自己拟的,东西也是她盯着准备的。

到了三朝回门的日子,她拿出准备好的衣裳让他穿,他也不挑剔,给什么穿什么,让做什么就做什么,顺从地梅映雪很不适应。

袁家知道他们要来,袁啸和两个儿子告假,在家中设宴款待。

往日,袁家父子对皇城司的人都是敬而远之,打个招呼就过去了,今天坐同一张桌上饮宴,都感到无比的别扭,没话找话。

柳溪亭看出来了,他平时也不是话多的人,今日全是给梅映雪面子。

柳溪亭没有称他的官职袁主事,而是称呼宅中主人般称他为袁公,“袁公,柳某自知身份让世人避之不及,原本不该叨扰贵宅,扰您的清静。只因内子与贵宅的大娘子有渊源,才厚颜登门。”

“柳某不是不讲道理的噬人猛虎,袁公无须不安,今日只讲交情,不讲公务。”

袁啸挤出笑容,附和地点着头,“是,只讲交情,不请公务。”

但是有什么交情呢?

柳溪亭话风一转,“袁公清正,只在太仆寺打转,自然不须过多交结朋友。但是宅中的两位郎君,初入朝堂,往后前程远大,为官处事的地方多着呢!自守端方虽不出错,但难免遇到小人不是?总有个马高蹬短,需要帮衬的时候吧?”

袁啸父子三个立马警觉地点点头,官场倾轧不是秘密,所以不少官僚明知官家忌讳,偷偷地也会结交朋党,寻找靠山。

柳溪亭身在皇城司,还是官家的心腹,他们往来,皆是因为内眷的关系,名正言顺,就算官家知道了,也不会责怪。

况且柳溪亭这样的人,就算不结交,也不能得罪他,如他所言,说不准哪一天就有用的上他的地方。

袁啸端起酒杯,也不称他的官职,笑道:“柳郎说的是,袁某敬你一杯,贺你与梅氏之喜。”

桌上的氛围这才有所好转。

另一边温氏带着女眷款待梅映雪,大家本就熟悉,说话也没什么隔阂。

梅映雪知道大家都担心她嫁过去,柳溪亭对她不好,日子苦闷,便捡着好的说,最后又对温氏道:“我现在是他的掌家大娘子,连家当都交给我管了,温姨您放心吧。”

温氏看她不像撒谎,由衷地说道:“只要他对你好,你的日子过的舒心,我就能放心了。”

关氏也替温氏感到欣慰,“妹妹是个有福气的面相,她的苦头在出阁前都吃完了,后边都是好日子了。”

陆氏附和道:“这叫苦尽甘来!”

温氏被她们说得面露笑容,等饮宴之后,温氏把梅映雪拉到没人房间里,再三又问,确认她没被亏待,才抚着心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171shu.cc】

【退出畅读,阅读完整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